网站地图

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国产自拍 无码专区 欧美性爱 熟女人妻 强奸乱伦 日韩无码 欧美精品 伦理影片 人妻系列 动漫精品

精品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巨乳美乳 女同性恋 动漫精品

精品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教师学生 中文字幕 大秀视频

无码专区 中文无码 巨乳无码 制服无码 熟女无码 学生无码 👙汤不热 👙91系类 👙无码👙 👙潮喷 👙拳交 👙幼童 换妻群交 孕妇做爱 老人性交 ❤️残疾人 ❤️操妈妈 小孩操大 幼女破处 制服诱惑 丰满少妇 学生上门 高潮喷水 嫩模裸播 香蕉直播 在线自慰 萝莉御姐 少女破处 av女优 电车痴汉
首页- 不伦恋情- 春如旧 1-11

春如旧 1-11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7-26 08:02 编辑
第一章烟雨如梦
我喜欢从前的春天,那麽温暖的春天,那麽明媚的春天,那麽……充满活力的春天;柳绿桃红都在眼前,燕子时来梁上,衔着春泥点点。而你就斜倚在我怀裏,我的脸颊紧紧贴着你的侧脸,温润如玉,清凉如水。我的双臂环绕在你身旁,听你深一句浅一句地哼唱: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声音袅娜,悠扬婉转,每一句都缠绕在我的心上,刻下永不磨灭的印记。
我爱阳光、爱春天、可我更爱那时最美好的你阿。
如今春日依旧,我却只在春天的午夜裏喝酒,朦胧的眼睛裏醉意难休,我最亲爱的你却又在哪裏呢?
有人说人要是开始不断回忆从前,那麽他一定已经老了,我老了吗?也许是吧,尽管我的面容还很年轻,可我的心的确已经老了。
前排提示母子乱文,大车拉小马~不喜勿进~架!

我叫沈欢,17岁,正在读高二,虽然身体已经和成年人没有区别,可心理还未成熟,正是情窦说开未开的年纪;我出生于一个单亲家庭,妈妈叫沈君,今年36岁,是一家集团公司的总裁,业务设计房地産,物流,酒店,艺术品行业等等,我还有一个妹妹沈月,15岁刚上初三。
妈妈身高一米七二,修长笔直的玉腿,标準的s形身材,增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雪一样白嫩的肌肤,总是让我想起宋词裏那句:"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精緻的五官,妩媚得一对大眼睛总是含着水波,默默注视你的时候,会使你觉得她含情欲诉,比美酒更容易让人沈醉,当她笑起来的时候那弯弯的眸子,比天上的月儿更加迷人,造物主一定是把人间所有的美好都留给她了,真的好偏心阿……
妈妈是性格是个百变女神,生意场上,她雷厉风行,狠辣果决,绝不容情,是远近闻名的铁娘子;而在家裏,却时而俏皮可爱时而风情万种,既有少女一样的娇憨,也有所有成熟女人最美好的风韵,她尤其喜欢戏弄我,并且跟妹妹姐妹相称。我和妹妹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因爲她还有严厉美母的一面,真正涉及到大事,涉及到权力方面无论在家裏还是公司她都习惯说一不二,独断专行。而我从来没有也不喜欢反抗妈妈得决定,谁让她总是正确的呢!总之我和妹妹就是妈妈手心的面团任她搓扁揉圆 毫无反抗之力,我还以爲这样的日子就是永远。
那天是星期五,天气阴,一如我低落的心情,沈闷又迷茫,放佛一切人和事物都是淡淡的。
"妈,你回来啦,今天下班怎麽这麽晚?"
"臭欢欢,要不是妈妈想你,担心你饿肚子,还要更晚呢。"妈妈一边说一边伸出葱白一样的玉指用力的点在我的额头。
"妈,我都17了好吗,你还天天叫我小名多难听阿。"
"呦,你个臭小子,毛还没长齐呢,你就是27,37,一样还是妈妈的小宝宝,臭欢欢,来给妈妈抱抱亲亲嘻嘻……"
我无奈看着玩心大起 快速靠近的妈妈,赶紧起身想跑,不想一下被妈妈抓住校服后的领子
"臭欢欢,你再跑一个看看,快转过来来给妈妈亲亲"
我本来心情就不好,又被妈妈戏弄,想着原来调戏也有坏处阿……妈妈怎麽就看不出我心情不好呢!我一着急猛地回头,只感觉嘴唇碰到一团软软的东西,它是那样的火热、甜美、丰润,我只感觉正贴合着我的妈妈前倾的身子一抖,由于我转身太快,妈妈丰腴弹嫩的身子紧紧的压在了我的身上,胸前两团巨大的柔软让我如坠云端,成熟女人魅惑的气息将我包裹……爲什麽我还不会喝酒,却感觉自己醉了?只看到妈妈水波妩媚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裏满是不可思议的光彩。
我清醒了就想远离妈妈的身子,可妈妈却忽然用手搂住我的脖子,把她火一样红的嘴唇凑近我的耳根,轻声问道:"欢欢,妈妈香吗?你喜欢吗?"
说完妈妈就松开我,促狭的看着一脸窘态的我咯咯笑着,
看着妈妈脸上已经升起的火云,我只感觉自己脸上也像火烧一样的热,由于妈妈进门刚脱了西装外套,上身只有一件纯白色的衬衫,此时领口两颗扣子已经打开,如雪的轻薄衬衫,比雪还白一分的晶莹肤色,还有胸前那让人心惊的白腻,两只雪兔之间深深的乳沟,刺得我眼睛生疼,让心好像一只被击中的飞鸟不断地坠向深渊。
胸腔裏的心髒,像战争开始前的战鼓一样擂个不停,我真害怕它会跳出来,我只知道呆呆的看着妈妈,口干舌燥了一会儿才傻傻地回到:妈妈香,好香……
"臭欢欢,你学坏了哦,故意占妈妈便宜"
不知何时下体已经硬的像钢铁一般矗立,看着妈妈似笑非笑的眼光,我慌忙拿过书包,看似无意放在身前.羞赧的无法开口任何话,三步两步跑向二楼我自己的房间,当然身体很不自然……回头只看妈妈还在原地,妩媚的大眼睛裏充满了狡黠,好像一只愚弄凡人得逞的小狐狸……
躺在舒服的大床上,浑身血液放佛还在沸腾,脑子裏乱哄哄地,妈妈可真是个妖精来的,这样天生的尤物,偏偏却喜欢捉弄我,真是令人又喜又悲;喜的是这样得大美人是我的妈妈世上与我最亲密的人,悲的却是正因爲她是妈妈,我永远不可以对她有任何其他想法,因爲对于我心中完美的妈妈来说,那是肮髒的,可耻的,不可饶恕的,我很早就知道我对妈妈的依赖有多深,记得小时候,我最怕打雷,那时候妈妈还没有收养妹妹,她总是在漆黑的夜裏,风雨大作,电闪雷鸣之时,将我紧紧拥抱在怀裏,我的头埋在妈妈柔软的胸前,是那麽的温暖,安全。不知不觉间就赶走我的恐惧,很容易就进入了梦乡。
想到这裏我深深感到自己的无耻,我怎麽能对最爱我也是我最爱的妈妈,生出可耻的想法呢?妈妈只是喜欢调戏我罢了,正因爲她对我没有防备,所以才肆无忌惮,那绝不是妈妈的本意…没错一定是这样的…我深深地自责自己的的龌龊反应,一时间脑海裏欲念尽去,裤子上的山包也渐渐消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我要快速成长保护我最爱的妈妈,变成他希望中的样子,尽管我只有17岁,可我却没有如别人一样有任何的叛逆心理,我从来只听妈妈的话,从来不会反抗妈妈的安排,只因爲我知道我和妈妈相依爲命的日子是多麽不容易,我们相连的不止血肉还有心灵,我此时非常自豪自己的成熟,我还以爲比同龄人听话就是成熟的表现。此时沈闷的心情放佛也在不经意中淡化了很多。
不一会儿,敲门声就想起了:"欢欢,準备下楼吃饭了,你妹妹已经回来了,快给我去布置碗筷。"
"噢,我这就下去"
妹妹和我不一样,她上学放学都有妈妈的助理许粟专车接送,而我就没这个待遇了,妈妈从小就信奉穷养男富养女,我每天只能自己骑自行车上学,妈妈美其名曰: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方成大器。甚至身体锻炼妈妈也是格外严厉,我不仅拜过几个老师学习散打和泰拳等搏击技术,在15岁之后的每年假期,都要去隔绝岛参加训练,相比隔绝岛我更喜欢叫那裏地狱岛……尽管我的日子裏充满了紧迫和汗水,但我却很少像其他人一样抱怨,也许是因爲妈妈的美,也许是因爲习惯,妈妈虽然强势,我却从来都不觉得顺从她有什麽不好,谁让她那麽美丽又聪明呢。说来也怪,在外面我什麽都不怕,在家裏却循规蹈矩,怕妈妈调戏(当然也享受)更怕她生气,不知道什麽每次妈妈生气难过的时候我的心就一样跟着绞痛,也许这就是母子连心吧。
饭桌上,妹妹平静的说着今天又被老师表扬了几次,男生如何讨厌等等,而妈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助理粟儿姐聊着公司的事情,因爲我觉得许粟这个名字太生硬,所以更喜欢叫她粟儿姐。只有我在这个沈闷的天气裏,放佛也化身一片暗淡的乌云,一句话也不想说。
"欢欢,你怎麽回事,今天心情很不好哦?"
"没有啊妈,我挺好的,就是有点累,不想说话"我勉强笑了一下说道。
"臭小子,妈还不知道你?儿子长大了,有心事也不和妈妈说,我真的好心痛"
妈妈边说边蹙眉,一手捂着心口,表情楚楚可怜,眸子裏水汪汪一片,放佛我不说实话,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一样。
"妈,我……"
"哥你快点说啦,你肯定有事,是不是早恋啦,嗯?我听佳佳说,你最近和一个学姐,整天成双成对的,好亲热哦~嘻嘻"
妹妹这麽一说,妈妈本来动人脸上立刻就阴沈了下来,因爲她明确告诉过我,不许我早恋。
沈月这个死丫头,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我不想妈妈生气,只好实话实说
"沈月,你别胡说阿,我没有恋爱,只是,只是我爽约了内疚而已"
妈妈俏脸上的表情却依然紧绷着,没有丝毫放松,面无表情地问道:"那麽是男的朋友还是女的朋友?"
"是女的"我低下头小声回答
"呵,儿子真的长大了呢,连妈妈的话都当耳边风了"还记得我说过什麽?嗯?
妈妈嘲讽的语气让我心裏很受伤,尽管我确实对恋爱有向往。
"妈我真的没有早恋,只是普通朋友,是校报裏的学姐阿,人家一直挺照顾我的,今天拜托我帮她拿些东西回家,我却被老师叫去帮忙,所以失了约,对学姐很内疚。"
"真的就这样?沈欢,你看着妈妈的眼睛"
妈妈的语气还是那样冰冷,
我鼓起勇气与妈妈对视,难以理解她美丽的眼睛裏射出的目光如何可以那样强势、凛然,充满了攻击力……像一把剑,锋利笔直刺向我的眼睛。只是片刻我就溃败下来,低头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我真的难以理解,一件小事,她怎麽会生气到这种程度?对于别的富家子弟来说,别说早恋,恐怖女人都不知道玩过多少了,而我却谨记妈妈的严训,从来不敢逾越。虽然我确实隐瞒了一些东西,也确实心裏暗恋学姐想和她发生什麽……但毕竟还没有发生不是吗?
"君姐你就别生气了,欢欢你还不知道吗,乖的很,一向最听你的
话了,怎麽会早恋呢"
听到粟儿姐替我说话,我立刻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只见她悄悄对我眨了眨眼睛
"欢欢快跟你妈妈道歉"
我只好双手扶住妈妈的手臂轻声说道"妈,我错了,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早恋"
"沈欢,你给我记着,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你是我生的,你是我身上的一块肉,你的生命还有你的灵魂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以后我不许你跟那个学姐来往!"
妈妈还是是那样的美丽,温暖的明黄色灯光下,放佛出尘的仙子,可此时身上的寒气却犹如实质。
我难以想象妈妈竟然说出这麽激烈的话,第一次我的心裏充满了不忿、委屈。凭什麽?难道我是你的奴隶,或者一个机器人吗?难道我没有一点自己的自由吗?哪怕是心的自由!难道我是你的提线木偶吗?
从小到大的顺从在这一刻,化爲愤怒的烈火,在我的心裏节节长高,原来我不是没有逆反心理,只是一日一日的压抑在心底最角落裏而不自知。
我猛然擡起头,大声地的对妈妈喊到:"不,我不答应!别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就算我是喜欢芷薇学姐,那又怎麽了?哪个少年不怀春,我难道连喜欢一个人的权利都没有吗?是的我什麽都是你的,那麽我的心裏想什麽,你是不是都要控制?
灯光下,只见妈妈的身子竟然微微晃了晃,一向坚强的她,眼圈也有些微微发红"沈欢,你敢这样和我说话?你敢反驳我?…你真的出息了阿……"
说完手指颤抖地指着我,两行清泪慢慢从脸上划过,我记忆中从来没看到妈妈哭泣过,无论生意多麽艰难,无论一个女人独自支撑一切多麽孤独,她始终以强硬的姿态回击敌人和世界,也许一向"懂事乖顺的儿子",这样的逆反,让她有一种,辛苦养大的猪竟然背叛她的感觉
不知是谁说过,再美的女人哭起来一样很丑,这句话却对妈妈没用,她的凤眼含泪,像破碎的水晶反射出七彩的微光,睫毛微微颤抖,小巧得耳朵似乎因爲气愤而发红,挺拔的鼻子微微的皱着,那樱桃小嘴罕见委屈的扁向一边……我一时竟有些目眩,只想起一句唐诗来:梨花一枝春带雨……我到底做了什麽孽。
短暂地走神过后,我却反应过来妈妈有些不可理喻。本来幸灾乐祸的妹妹此时见到妈妈流泪也慌了起来"笨蛋哥哥,你说什麽呢快给妈妈道歉!"
一时间粟儿姐和妹妹都手忙脚乱的安慰妈妈,顺带指责我要我道歉,我只觉得更加气愤,难道是我错了?我连暗恋一个人的权利都没有吗?
虽然看着妈妈得泪珠儿簌簌直下,止也止不住,我的一心一样揪得生疼,可我却仍然咬着牙说道:"我不会道歉的,我的心是属于我自己的,我就是喜欢芷薇学姐,而且我还要追她,我要她做我得女朋友!哈哈。"
妈妈身子好像忽然没了骨头一样,软软的向地上倒去,好在粟儿姐和妹妹就在身边赶忙扶住了妈妈
"你滚,你给我滚出去,别回来了。"
"哈哈滚就滚,我早就受够了!"
说完我背起书包就往外跑,天上乌云密布,细小的雨丝纷纷扬扬,落在我的身上却凉在了心底,可我只觉得一切是那麽的畅快,
我放佛出笼的猛虎,脱狱的囚犯,自由,这就是无边无际的自由吗……哈哈
不理会背后粟儿姐和妹妹急切的喊声,还夹杂着妈妈呜咽得哭声,嘈杂烦乱,嘈杂纷乱,不管他,与我何干!我只想跑,快速地跑,疯狂地跑,漫无目的的跑,在四月的细雨中不要命的跑……
气喘吁吁,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撑住双膝,肺裏犹如火烧,喉咙嗓子无处不疼。放眼四周,灯红酒绿,却在细雨中朦朦胧胧看不真切,这座我生活了17年的城市,第一次让我感到陌生。我在哪裏呀,回头,家早已经看不见了,我不知道跑了有多远,头发正在湿漉漉的滴水,划过我的眼睛我的脸,掉在心裏的湖面上,这潭死水,却没有一丝波澜泛起。
一停下来,心裏像被巨石压着,喘不过气来,又酸又疼,委屈、难过、自责,千头万绪还是纷纷而来原来我也这麽叛逆,原来我这麽轻易就伤害了最爱的妈妈,她还在哭吗?我真的很过分吗?我此刻又能去哪裏呢?
第一个想到得就是芷薇学姐,毕竟她是心在我心裏想的最多的人,但我立刻就否定了,我还不知道她是否也对我有感觉,怎麽可以这样狼狈地出现在她面前。
摸了摸口袋裏的手机,我还是决定打给梁伟,他是我最喜欢的铁哥们,这小子皮肤白的堪比女人,还容易脸红,标準的小奶狗,俊俏风流让人堪忧,一副《红楼梦》裏秦锺的鬼样子,然而你要是信了他的表面的德行,肯定得吃大亏,这小子心裏可狠着呢。
电话接通,耳边的声音有些吵闹,像是歌声。
我大声对着话筒喊"小梁子在哪嗨呢,你哥现在无处可去,快给个地址我去找你"。
只听那边传来女人销魂的浪叫,"老公~肏我,含住人家的舌头,用力肏我~嗯…好美阿"。……真是不堪入耳,这个狗东西。
"喂,嘶~真tm紧,你谁阿我听不清楚,爷正在忙着……阿……没空阿哈哈哈"
"我是你爹!我看你骨头最近松了,想给你紧紧,你不想死快给我报地方"。
"阿……爽…才听出来是欢哥哈哈,你不是家裏的乖乖男吗?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敢夜不归宿?"
我咬牙切齿就要发怒,"别生气,我错了我错了哥,来夜正浓352包房,哥儿们找个妞给你出气嘿嘿。"
我却没有和他斗嘴的心情了,挂了电话,一言不发的叫车。
夜晚的细雨打在汽车挡风玻璃上,雨刷器怎麽刷也刷不掉,灯光细雨裏整个世界都迷蒙起来,回想起晚间的一切,我仍然想不明白怎麽会到这个地步,恍如梦幻泡影。
看着眼前五层的精美建筑,各色灯光在夜空裏闪烁不停,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夜店,还没进入就已经感觉到它的奢靡火爆。在交了200门票以及保安要求下又给梁伟打了个电话,我才终于来到了3楼包房区,进入352之后,只见那一对狗男女已经人模狗样坐在沙发上点歌唱歌,那女人上身是一件无袖低胸吊带小背心,下身只有一条火辣短小的热裤,两只巨乳颤巍巍的挤在胸前,已经露出一半,一脸得潮红妖媚,正媚眼如丝的看着梁伟唱歌。
房间裏一张大床,影音设备齐全,桌子上全是酒水饮料,浓烈的酒精气味和淫靡的气味混合着,要多难闻有多难闻……要知道我可是既不抽烟也不喝酒的。
"呦,欢哥这是怎麽啦,和尚也要破戒了吗?哈哈,让雪儿姐安慰安慰你好了"。
"讨厌~小伟你胡说什麽呢,人家今晚只属于你……"。
雪儿姐是一张标準的网红脸,标準的瓜子脸大眼睛,小巧的鼻子,稍显浓厚的妆容,倒是并不丑,却莫名地让人有些不舒服,那甜腻的嗓音让人听着有些耳朵痒痒的。
"你滚一边去吧,你哥我今天心情不好,没工夫跟你扯,我现在是无家可归了,今晚就去你家混一混了"。
我说的是肯定句,因爲这小子是我自认爲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死党裏我最喜欢的相处的一个,不仅是因爲欺负他很爽,还因爲我们有共同的爱好,而且跟他在一块确实总是让人很轻松快乐,谁能拒绝快乐呢。
"嗯?住我家当然没问题了,不过你这一脸丧气到底怎麽了?"
"别提了,我现在不想说以后会告诉你的,总之我被老妈扫地出门了。"
"真稀奇了,乖乖男也有今天阿哈哈……"
"狗东西你就是欠打!"
说着我快速上前走到他背后,扭住了他的一条胳膊,右手勒着他的脖子,他也不反抗,只是哼哼着"疼……疼……哎呦~我错了还不行吗!"这小子已经被我收拾的産生习惯了,我眼重怀疑他有受虐倾向,总是喜欢刺激我出手折磨他。
不过跟他这麽一闹,心裏的难过倒确实淡了些,我松开他的脖子,自顾走到对面沙发坐了下来,却忘记了关上房门。
"欢哥嘿嘿,今天我教你件事,叫做一醉解千愁,你这个暴力分子,不是向来自称大男人吗?连喝酒都不会也太说不过去啦!"
说着他递过来一瓶啤酒,不怕别人笑话,因爲妈妈很讨厌烟酒,所以我是从来没碰过这些东西的,我只喜欢喝饮料,从前不管别人怎麽嘲笑我都不在乎。
而今天鬼使神差一般我却答应了他,万一真的能解千愁呢?酒还没喝,我却假装自己已经醉了。
梁伟这小子教好我怎麽玩骰子之后,我们三个就一边喝酒一边唱歌,我以前哪玩过这种游戏,自然输多赢少,被这对狗那女嘿嘿笑着灌了不少的酒……
第一次喝啤酒,真是又苦又涩,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麽好的,千百年来怎引得无数英雄竞折腰?慢慢地越喝越多,我却感觉不到苦涩了,反而有一种痛快在脑海裏游弋。
"欢哥你行不行阿,我看你脸红的像太阳阿哈哈哈。"
"狗东西,我会不行?来啊,再来一瓶,跟我干……"
虽然嘴上不服输,可我却真实的感到天地已经像海裏的船儿一样摇晃起来了,这时候耳边忽然听到细碎的呻吟声,我一看对面这两个人衣服还好好的,也不是他们阿。
摇晃中走到门口,恍然发现对面房间的门大开着,声音就是从那裏传来的,裏面沙发正对着门口,看的清清楚楚,只见一个满身肥肉的大胖子正压在一个细小雪白的身子上用力耸动,那女孩儿一双纤细的小脚上穿着对洁白的长丝袜,玲珑的小脚趾紧紧的蜷缩在一起,放佛正在忍受着什麽。
第一次看见这种事,我只觉得口干舌燥,嗓子裏好像有股火焰……摇了摇头,反应过来就想回头,虽然我不怕事,但也不想做个偷窥者去惹不必要的事。
"哎,欢哥怎麽了?竟然害羞哈哈。"
"害羞你大爷阿,偷看人家不好,回去了。"
"别啊欢哥,你不知道,那老小子,就是故意的,他就有这个癖好,我都遇到好几次了,他喜欢让别人看他干,这样会更兴奋。"
"哦,我说呢他怎麽会那麽不小心让房门大开。"
似乎是感觉到了我们的窥视,那个秃头胖子更兴奋了,竟然回头得意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大叫道:"哦……女儿,好舒服阿,你的屄好紧,又紧又嫩;快把嘴巴张开,你下面流了那麽多浪水,让爸爸喂你口水补充一下。"说着就真的张开大嘴,流出一串恶心至极的肥厚口水,那小女孩躺着看不清面容,却乖乖地张开樱桃嘴接着胖子的臭口水。
她上身穿着一件小小的水手服,粉红色超短裙被推到腰上,两个挺翘的奶子,雪白又可爱直愣愣的挺立着,粉红色的乳头像雪地裏的两点红梅,红润诱人。
"唔~爸爸慢点,你的鸡巴好大,女女好疼阿,人家要你的舌头伸进来,安慰一下嘛,唔~唔大粗舌头,大笨舌头,伸到人家嗓子裏了,跟爸爸的鸡巴一样厉害"。
"小母狗,小骚屄儿,你爲什麽这麽浪阿?你是不是天生的小婊子?嗯?告诉爸爸,你是不是天生的小婊子?噢~我肏你妈的~小骚屄真紧,想夹死你爹呀!"
"嘻嘻~红红不是天生的,是爸爸的大鸡巴生的吖,爸爸用力肏死你亲生的女儿啦,唔~吸~吸死你的臭舌头,肥猪爸爸压死我啦,你的大肚子好重,女儿的奶头都被你压扁了呜呜呜……肥猪爸爸都不心疼女女……呜呜呜"
"喔~乖女儿不哭,爸爸给你家舔舔奶头,喔好翘的小奶头,可惜没有奶水,爸爸还好给你含含。"
我肏!我整个人都给惊呆了,老子活了17年什麽时候见过这麽淫蕩火爆的场面,哪裏听过这样的淫声浪语,这两个浪货竟然还扮演父女,连a片都没有这麽骚浪的阿,我的裤子已经不可控制的顶了一个大包。
再看阿伟这小子早已经情难自已。立刻跟那个雪儿姐吻在了一起,两个人舌头纠缠不休,那狼爪更是伸进了雪儿姐的热裤裏逗弄。
那个肥猪秃头好像生怕我们看不清楚一样,又起身打开几盏明灯的开关,一时间那房内纤毫毕见。
"浪女儿,起来,爬在沙发上,把屁股撅起来,像母狗一样,腰塌下去,快点!"说着啪的一巴掌打在那女孩雪白的小屁股上,留下五个红彤彤的手印子。
"嗯~好痛,肥猪爸爸好坏,干嘛打女儿屁股,嗯~女儿的小屄漂亮嘛,爸爸快来,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从后面狠狠地肏你的小骚货。"
"哦你这浪屄,跟你妈妈一样浪,我要肏死你这小母狗,肥猪爸爸要给你配种,在你的小肚子裏射满精液,射满你的阴道,射满你的子宫,射满你的肚子,让小母狗怀孕,给爸爸生一窝小猪~哦我肏,我操死你个骚屄,小骚屄!"
"爸爸不要阿,我是你的亲女儿吖,肥猪爸爸大鸡巴太大了,好硬好热好烫人,它会肏死女儿的,呜呜呜……女儿的屄屄那麽小,那麽嫩,它会被撑死的呜呜呜……唔~爸爸好坏,哦~女儿小屄被肏穿了,肏漏了,肏出白沫了呜呜呜……人家要要夹死你的你的大鸡巴,夹死你的大鸡巴。"
"哦骚女儿,不行了,爸爸的脑子都快被你夹出来了,好紧,用力夹,夹爸爸的鸡巴,喜不喜欢爸爸的大鸡巴?嗯?爸爸不仅肏你,还要用这个大鸡巴肏你妈!肏,不行了,换个姿势,爸爸缓缓,宝贝你太骚了。"
说着这个秃头胖子目光淫秽的擡头看了这边一眼,然后扶起女孩儿,自己缓缓坐在沙发上,让那小女儿背对着他坐在他怀裏,让她用小手慢慢扶着自己紫红色筋肉密布的狰狞鸡巴,随着女孩得下坐慢慢进入她白嫩的粉红色小屄裏,巨大得鸡巴撑开小屄,好像一个粉红色的肉套子。
这招叫山羊对树~身边正在"忙着"的梁伟还不忘给我这个雏儿讲解……尽管我实在不明白山羊对树是什麽样子的。
这时候那女孩慢慢擡起梳着双马尾的圆润小脸,我才终于看清楚,竟然是我认识的人:"芸儿学姐?"我不小心低呼出声,张芸儿,芷薇学姐的同班同学加好闺蜜,那个总是在学姐身边蹦蹦跳跳,古灵精怪的小学姐?我曾经听芷薇学姐说过她们两个家境都不太好,所以有时也会一起打工补贴家用……只是芷薇学姐你是否知道,你的好闺蜜现在竟然用这种方式"打工?"
芸儿学姐显然也认出了我,眼神明显有些慌乱,挣扎着想要起身离开肥猪男的怀抱。
肥猪男却两只手紧紧抓住芸儿姐白生生得两个奶子,同时腰部用力往上一顶……
那个男人,已经明白了怎麽回事,却毫不在意。"这麽了骚屄女儿,你想跑哪儿去阿哈哈,是爸爸肏的你不够深吗?是爸爸肏的你不够爽吗?嗯?"边说下身边用力抽插,两个手指狠狠地揉捏芸儿学姐那娇嫩的粉红色奶头。
"阿~好痛爸爸不要阿"女儿奶奶好痛,我……,我有点不舒服,爸爸今天可不可以别做了。"芸儿姐一双杏眼裏泪水正汩汩而出,骚媚的表情全都变成了屈辱和痛苦,想来都是因爲我这个熟人的出现,让她无比难堪。
"小骚屄,你敢不听话?你忘了你是爸爸的母狗麽?你没有拒绝的权利,爸爸今天要肏死你,用力哭,使劲儿哭,边哭边肏才有意思哈哈。"
我闻言顿时怒火攻心,抄起一个酒瓶子就要去救雪儿姐。
"不要!"雪儿姐忽然叫了起来,"沈欢你别过来,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走开,我喜欢被爸爸肏,我喜欢大鸡巴,我就是个下贱得婊子,骚浪的母狗,这是我自愿得生活,不需要别人同情!没人有资格管我,你滚开阿沈欢!呜呜呜……
喔~我好快乐,我好舒服,我要飞啦!喔~爸爸用力肏我,好爽好爽吖,我要高潮了,爸爸快咬我的奶头,用力咬,越疼人家得屄屄夹的就更紧哦,夹死爸爸的大鸡巴,夹死你!"
我惊呆了,芸儿学姐的脸上全都是泪水,凄迷的表情裏竟然还有一种享受放纵的快感,我不知道那是什麽,她那强装的笑顔让我有些抽痛,是什麽让一个花儿一样的女孩子变成今天这样,她本该在温室裏被人捧在手心小心呵护,如今却在一个堕落的地狱中被人淫辱取乐。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被人骂滚开了,如你们所愿吧,我管不了,也没资格管,我又不是救世主,从没想过拯救世界,我能拯救喜欢的人就不错了,既然都是自己的选择,我只能尊重。
回头看梁伟那小子已经和雪儿姐跑回床上翻云覆雨,我却没了观看的心情。
"我去楼下等你,当心肾阿狗东西!"
"不牢您费心,哥们儿的肾还能再战五十年哈哈"
耳边听着芸儿学姐和秃头男的浪语,我不回头地越走越远……
"哦~小骚屄吸死爸爸了,唔,小舌头真骚,小屄真浪,鸡巴要被你吸进子宫了,肥猪爸爸给你配种,全都配给你~阿,我肏你这个浪屄,爸爸的骨髓要被你吸出来了,别夹了,小屄儿别夹了,爸爸够了,阿捏死你的骚奶头,…命都射给你了骚货……肚子给你肏大,给我生孩子吧骚女儿……"
"骚女儿,快趴下给爸爸舔鸡巴,老子半条命给你吸没了,屁股跨上来爸爸舔舔你的小骚屄,爸爸的精华都被你吸走了,只好喝你的屄水补充回来了……"
穿过群魔乱舞的一楼大厅,终于呼吸到了雨后新鲜清冷的空气,脑子稍微有些清醒,更多的确实头痛欲裂,心肺也像火烧一样闷着,是哪个畜生说一醉解千愁的?
喝酒喝酒,原来只有喝醉时这点短暂地痛快,即使这样爲什麽人们却仍然前赴后继乐此不疲?酒中得那点快乐,竟有如此大的魅力?还是说这浑浊人世痛苦实在太多?总是让人难以承受?
我忽然觉得有些害怕,芷薇学姐会不会有和芸儿学姐一样的不堪遭遇?她们可是形影不离又一起勤工俭学的好姐妹……呸!沈欢阿沈欢,你在想什麽呢,芷薇学姐可是真正莲花一样洁白的人儿,她美的像一缕月光,只要清辉曾把你照耀,就已经住进你的心底裏了,永远也难以忘记,真正仙女一样高洁的美人。她的目光寡淡寂寥,放佛世事无一可入心;她的眉犹如远山,让人看了烦恼都会渐行渐远;挺翘笔直的琼鼻,紧紧抿着的薄薄红唇,即使不言不语,你也能明白她的坚定,你也也能感觉到她自有一番傲骨在心间。
这样坚定骄傲的女子,我怎麽会把她和张芸儿相提并论,真是莫大的亵渎,嘿嘿我一定是醉的厉害。
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分不清是真是幻。都说酒壮豪情,果然有几分道理,乘着这份醉意,我决定明天就去找芷薇学姐表白心意。
可能我还没準备好,也许她会狠狠地拒绝我,一切的时机都不对,那又怎麽样?
我喜欢她,就要立刻说出来,因爲我怕!很多事,晚了一点点,也许就永远来不及了,一万年太久,我只争朝夕。

        上一篇: 动态美图-第1354期         下一篇: 动态美图-第1353期


农村老熟妇乱子伦视频-奇米777四色影视在线看-男同同性视频china69-农村丰满肥熟老妇女-陈冠希艳照门视频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